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成都女人C
成都女人C

成都女人C

毕业的时候和女朋友刚刚分手,刚开始有点钱,就整个晚上都上网度过,从而也认识了不少JJ和MM,可以说刚开始时,聊天要上床的目的性还不强,所以很多朋友在那个时候认识的,一直到现在还关系不错。包括后来上过床的。第一个上床的是情到深处,由感而发的。我们叫她C吧。我和C认识的时候就知道她有老公和女儿,那个时候我的道德品质还没有堕落到现在这样,开始的时候没有和她发生点什么的奢望。

  C是成都人,有着成都女人的那种娇嫩,说话也是那种嗲嗲的,我在北方很少听过这样的语气,物以希为贵,一开始就很喜欢她。虽然那个时候还没看过她照片,却内心中也想象她的样子。她说她和老公关系很好,很幸福,我们在网上一直是非常文明的,从来没说过关于性的任何话题。后来我培训结束后,第二个去出差的地点就是成都,到了成都,我第一个就是给她打电话。我当时住在拉萨大酒店,当时还是可以的,不过现在没落了,她下班后就来酒店找我。

  C是那种很娇小的感觉,刚开始见面的时候,房间只有两个人,还有些尴尬,过几分钟后,她说要去接女儿,我以为是她不太喜欢我,还有些吃饭回来,她说,去冲下凉,我内心的激动不下于考上大学那会儿。C围着浴巾出来,她让我也去洗,我哪有心思,冲几下就出来了。她问我有TT没,我哪里准备了,就说没有,“哦”,她有些失望的样子,我说“没关系,我去买”,我不熟悉成都,找了半天才在一个车站旁边找到一个买计生用品的。回来的时候,C在看电视,我又不能显出猴急的样子,只是做在床边和她聊天。开始的时候抓住她的手,她的手小小的,软软的,她没有反对,后来慢慢得寸进尺得摸到了她得乳房,她此时闭着眼睛,很享受得样子。C是我做爱最默契得一个,也是我一直怀念得,每次去成都我都去找她。我抚摸她得乳房,后来索性把被子拿开,她的手也伸到我身体下面,摸到了我得JB,失望。第二天,C给我打电话,说晚上请我吃饭。

  吃饭回来,她说,去冲下凉,我内心的激动不下于考上大学那会儿。C围着浴巾出来,她让我也去洗,我哪有心思,冲几下就出来了。她问我有TT没,我哪里准备了,就说没有,“哦”,她有些失望的样子,我说“没关系,我去买”,我不熟悉成都,找了半天才在一个车站旁边找到一个买计生用品的。回来的时候,C在看电视,我又不能显出猴急的样子,只是做在床边和她聊天。开始的时候抓住她的手,她的手小小的,软软的,她没有反对,后来慢慢得寸进尺得摸到了她得乳房,她此时闭着眼睛,很享受得样子。C是我做爱最默契得一个,也是我一直怀念得,每次去成都我都去找她。我抚摸她得乳房,后来索性把被子拿开,她的手也伸到我身体下面,摸到了我得JB,——这些年很多事情都已经在我的记忆中漫漫淡化了,仿佛在潮湿空气中的水彩画,线条都已经模糊了,但和C的第一次确在我屡次的回忆的描绘下,异常清晰。C没有小姑娘的那种害羞,C甚至也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从和C的交往中,我甚至感到C是很传统的那种女人,也许是我为C的一生画了一笔污迹,但也许我也是C一生中值得回忆的一笔亮色。

  第一次和C在一起时,甚至是C在引导我,她帮我脱下裤子后,含住我的JJ,我以前和前女朋友有过这种行为,但C的举动还是让我有些意外和惊喜。我由于当时很久没有做了,在进入她几分钟后就有些要交了,C让我躺着,她在我身上,她说“ 弟弟,我慢点动,你会舒服些吧?” ,这句话我可能一生都不会忘掉,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感动。和C作爱最好的地方就是没有压力,你不用担心你满足不了她,不用担心你的技巧不好,更不用担心她以后找你没完没了,那可能是一种完全肉体上的享受,她会很温柔的迎合你的冲击,当你不行的时候她也笑西西的在你耳边用她柔美的声音鼓励你。

  C的身材还是很好的,除了小肚子上

  有点肉以外。给我看她们的全家福,她女儿5岁了,很多时间由姥姥带着,而她老公是一个汽车销售的,是在四川的一个地市,几乎是每周回来一次。感觉得出,C对老公的感情有些淡,但C不想说太多他的事情,我也没问过,倒是她女儿挺调皮的,很可爱。作爱时很大方的,没有那种羞涩,这让我开始对她有点误解,以为她是那种随便的人。在我在成都的那段日子里,C甚至有时候会发短信说“我想作爱了,晚上接我” ,我被她挑逗的经常是一个下午都无法安心工作,晚上当然也不能轻易饶了她了。我们第一次的时候,她做完后说女儿在姥姥家,今天说要接回来的,就很快的回去了,到家后她发短信说,这是她几年来做爱最舒服的一次。我倒是有些惭愧,都是她为我服务了,而且我还坚持的时间很短。

  又过了几天,本来我以为她是一时的兴起才和我有了关系,对再次和她在一起没有太大的奢望,但那天在网上,我逗她说,去她家玩,她竟然告诉我了她家地址,问我什么时候到。要是没见过的网友我是不敢这么就去的。我不知道路,就没有开车,打车去的她家,到她们小区门口,看见她在路边等我,虽然是春天,但成都的晚上还是有些凉,我不禁有些心疼。成都的出租车司机是很有意思的,他估计是看出什么了,他和我说,这个妹娃还不错,不过小伙子也要小心身体啊。

  我说是我姐姐,他说“ 姐姐好,姐姐好,知道疼弟弟” ,我查点气晕。

  C把女儿送到了她妈妈家了,这次是我和C比较尽兴的一次,在去她家的路上,包括在车里,我的JJ一直都是硬着的,在见到她,从小区门口网里走的时候,C看到了,在楼道门口的时候她俏皮的摸了我的JJ,我被她挑逗的不行,把她按到墙边抚摩她,吻她,她害怕求我说去她家里吧,随我怎么玩都行。在她家里,我们在沙发上就干了起来,她下面早就湿润的一腿,我没费力气就插进去了,这次我没带TT,她也没反对,毕竟是肉体直接接触,她也感觉非常的爽,叫床叫的我的心都酥了,C叫床时说四川话,很多比较粗鲁的话用四川话说,我听起来就十分的好听,直到现在我都很喜欢听四川话。和C的性爱是比较舒服的,没有那种压力,我们仿佛是前世的夫妻,一切都那么和谐随意。具体细节就不说了,免得有黄色小说的嫌疑。当天晚上,C让我留在她家住,我是不敢啊。本人天生睡觉睡的沉,要是她老公回来了,估计得刀落到我身上我才能醒。找个理由离开了。

  周末,本来要休息一下,但当时正在谈一个全省的大工程,客户关系主要本地的老曹来处,但周末忽然有线报说竞争对手正在对一个主要地市的电信领导做关系,那边的领导向省公司汇报时态度已经有所倾斜,老曹急了,因为本来一直认为这个地市是我们的铁杆客户,我们的目标就是保住铁杆客户,争取中间客户,现在中间客户还不稳定,铁杆客户发生动摇怎么能行,后来证明是虚惊一场,但当时是吓坏了,老曹给我打电话都急了,我们决定马上过去拜访一下当地的电信领导我是负责帮他们把握商务技术的,由于是新产品,本省办事处的人员老曹信不过。老曹是很直性的,不怕得罪人,经常把同事得罪了,但他年纪最大,资格最老,大家也拿他没办法,我知道其实老曹之所以这样,是仗着自己的客户关系好,很多高层还需要他去协调,但他这个脾气使他一直得不到提升,一直还是个客户经理。但我在这之前还找了C,本来想周末好好和C休息一下呢。没办法,我告诉C让她自己在家吧,不去找她了。没想到C说她还没去过A市,虽然是本省的,我想了想,带她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带她一起去了。令我意外的是本来我担心老曹问,但老曹好象没看见一样,看来姜是老的辣啊,什么都明白,就不用问了。到了A市,我把C安排到酒店。我们没有贸然去找老总,而是找了个一直关系不错的小领导去探听一下口风,但没发现什么异常,他说没听到什么。

  我们不知道是否他说的是真的,或者他也受对手的好处,或者他也是被蒙在鼓里。

  A市是我们的优势地区,我知道现在估计对手可能更加紧张,我们和当地领导的接触应该是一直在他们的关注中,我提议无论有没有这回事都主动接触一下当地老总,这样,如果对手真的有什么企图,应该不会那么自信,在某中程度上一定会慌,到时候我们再观察一下他们举动,应该就可以知道个大概,老曹不太赞同我的意见,但他想来想去也没有好主意,我知道老曹也有点乱。最后我们也只能那么做。这里先说一下老曹的形象吧,不知道大家记得不记得张健,就是游泳的那个,老曹和他有点象,特别是身材,不过身体里估计老曹都是脂肪了。他也是有点秃顶,然后头发理得特别短,看起来虽不年轻,但也挺干净的,再加上浅色的一身名牌休闲衣服,也还是有几分魅力的。我们去老总的办公室,因为第二天休息,老总有点忙的样子,不过也答应了我们晚上去一起吃个饭。看表刚刚3点多,我们计划回酒店商量一下。老曹和这个老总打交道多年了,这个老总姓平,平总在做运维主任的时候老曹就认识他。说是回酒店商量,但以老曹的脾气不是他万不得以都是喜欢自己拿主意,我也只是帮他提提细节而已。不到半个小时我就回自己房间了。

  C由于很少去外地,到了A市还有些兴奋,她穿着睡衣估计是在房间里也无聊,我刚敲门她就开了,我说万一是别人怎么办?她说她正等着呢,来者不拒。

  我由于一直被老曹感染的比较紧张,到房间里就想爬在床上。C说亲爱的你辛苦了,我来给你按摩吧,弄的我还挺感动。

  骑到我身上,给我捏肩膀,捶背,她说我把衣服脱了舒服点,我脱的就剩下短裤,她坐到我腰上时感觉有皮肤直接接触到身体,我顺着她睡衣的裙摆摸上去,原来是真空的,我对她笑起来,她也笑,脸都红了,刹是可爱。我说“ 想了吗?

  ” 她点头,娇笑,慢慢的我抚摸她的乳房她的身体,她的脸红红的,我退去内裤,她扶着我的DD,慢慢坐下去,半闭着眼睛,后来我从后面插入她,这次她叫的声音很大,因为不在家里嘛。

  C和我一起心态很好,也从没有过分的要求,我只给她买过几次衣服是花费了点,其他的她从来不提,我们知道,彼此注定都是生命中的过客。在宾馆我问C, “你老公都怎么干你啊?” ,她说“ 他啊,几乎就是力行公事,只是从外地回来的那几天仿佛饿狼似的”.我和C作爱其实还是比较保守和传统的,比起后来我和几个小丫头作爱那种疯狂来简直就是古董。和C做完后C不爱穿衣服,整个下午都裸体的在我面前诱惑我,害的我又干了一通,还没做完,老曹就来敲门,我赶紧穿了个内裤,C盖上被子,老曹说快到时间了,我们先过去,可是我还没完事呢,带着个人出来本来就有些心虚,也不敢说什么,就只好忍着去了,剩下C一个人在宾馆,我走的时候还有些惦记她,就把房卡给她留下,让她晚上自己签单吃饭,消费。那时刚6点不到,夏天天还是相当亮呢。老曹选了个当地最有名的休闲娱乐的地方,好象叫天上人间,类似的一个名字,记不太清楚了。刚进门就有个管事模样的人过来迎接我们,这的人当然是十分的会来事,见面就喊 “哎,勇哥,好久没来了,快,快,里面请。小张,勇哥来了!” ,这时出来个小姑娘,20左右,很细嫩娇小的样子,脸上天生笑盈盈的样子,很可爱,出来就喊,“勇哥!,好久不见啊,这位帅哥是……?” ,边说边引我们往里走,看得出老曹是常客,没少把公司的钱往这里面砸啊。老曹说,“哦,客人还没到,这是我弟弟”,小张很自然的拉了老曹一下手,让人感觉关系不一般,我本来以为小张是这里的做那种服务的,进去后才知道不是,原来只是为客人引路的,但在这样的环境下,她能坚持多长时间呢?后来听老曹说,她也下海了。

  到包间后,这的包间是一套,里面还有小间,外面有大间,再外面还有个大的池子,有人在里面可以游泳。小包间门也开着,好像有个木桶和一个床,设施还不错,不过感觉有点小。小张问,这个怎么样?老曹说好。小张说两位哥哥玩好,我去叫主管。不一会,门口那个迎接我们的人过来了,勇哥,今天想怎么玩啊?我给你安排个最好的?老曹别看在客户那点头哈腰的,在这还是有点大爷的气质的,低头没说话,冲我使了个眼色,“你眼光好,你来挑”。我还真没给别人挑过妞,一时心理还有点紧张。那个主管叫来一批小姐,足有20人,屋子里都站不下了,鲁迅好像说过,良家妇女要有点风骚才比较吸引人,而风尘女子一定要有几分良家妇女的感觉才比较吸引人,大概这个意思,我觉得是非常的正确啊。我看了半天,那些姑娘们花枝招展的都往前面挤,其实这样是没有用的,没人喜欢那些插队的女人,我看后面有个比较文静的但很甜美,我点了点她,那个主管看我挑了半天,以为我是看不中这些,就一摆手,我以为怎么回事呢,还没挑玩啊,结果一播刚出去,一播同样数量的由进来了,不多说了,很快又选了两个后,她们都出去了。又要了瓶红酒和一点吃的。不一会儿,那个老总来了,我们叫他张总。本来我以为我们要出去迎接呢,不过老曹说不能太张扬了,对张总不好,也是,这种地方估计要低调。这个张总做技术出身,已经50多了,个子不高,有点泻顶,给我的感觉为人不那么刻薄,后来我和张总关系也很好。张总别看职位做的这么高,其实也是个粗人,2000多的红酒,他喝起来是一杯一杯的喝,让人心疼啊,呵呵。老曹也好不到哪去,我也只好陪着,边喝边聊,慢慢透话,发现以前的担心是多余的,找对这个合同张总这边没什么动摇,只要他不改注意就好,我看得出老曹放心多了。几个小姑娘坐在我们旁边,看我们聊正事也不敢插嘴,我身边的这个抱着我的胳膊,感觉出里面没穿胸罩,乳房靠着我的胳膊,我不仅有些心猿意马。一瓶红酒很快就下去了,老曹说,再要一瓶?张总连忙阻止。老曹也知道张总酒量和喝酒风格,也就是上来一阵,喝过半个小时就不行了。老曹说,让美女伺候张总洗个澡吧,张总也不客气,随着小姐来到最里面的房间。老曹让我在张总旁边的房间,说“ 机灵点” ,我知道老曹是对合同的事放心了,让我来盯会张总,他自己好好玩玩。房间里面有个木桶,和我进去的女孩后来问她他说叫小平。小平建议我说木桶里洗挺舒服的,我听了她的建议,小平的素质还挺好的,她说她还在上学,我不太信,不过就算不是大学生,也是素质不错的。她到外面找人把说调好了,她过来给我脱衣服,我有点不习惯这样就说自己脱吧,她调皮的笑了。我脱完后,进去回头看她还站在那,她说“ 别看啊,我也自己脱” ,我也笑了。一会感觉她从我后面进到木通里,从后面抱着我,她的乳房压着我的后背,我把她从后面拉过来,坐在我怀里。平心而论,平还是挺漂亮的,但做了这个行业。她和我聊天,说我是来这最年轻的。我问她喜欢吗?

  她说喜欢。她说来这一般都是张总那样的,不过也好,不用太累,只要稍微主动点就能完成任务,她说到这不好意思的笑了,把脸靠着我的肩膀上。和平我当天没有做爱,随让她勾引我,想和我做,但我一直放心不下隔壁,另外对这种买了的天生有种排斥感。只摸了她平仿佛觉得我伤害了她的自尊,反复和我说她真的是学生,平时很少出来做的。平说她以前是在这里做服务员,但一个月才1000,而做这个一个晚上就1000了,在和她一起做的同学的鼓动下,她就失身了。

  晚上回去,才第一次感觉到少妇和少女的如此明显的诧异,C的身体虽然也是风韵尤存,但和少女的身体完全不同了,各有各的好处,刚刚抱过妙龄少女,现在又有美貌少妇在面前,不禁把刚才憋的一肚子的火全撒到C身上,C被干的淫水连连,叫床的声音估计整个走廊都听的到。

  。后来她说想要,我裤子解

  开露出下面,她分开腿坐进去,我们做了好一会儿,我感觉不太爽,就让她抱着树,翘起屁股,我从后面干她,因为没有人,她大声得叫着,这次我们做得很爽。

【完】